联系我们

总部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129号

邮政编码:100088

公司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83号德胜国际中心B座
18层

邮政编码:100120

库玛教授系列讲座圆满结束

2012-07-1510:00:00网络孔子学院 徐进字号: T / T

应张英院长邀请,美国著名语言教学专家、圣荷西大学教授库玛博士在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举办系列讲座。讲座从6月13日开始,历时三周,于6月28日圆满结束。期间,库玛教授共发表演讲8次。我院和北大其他院系师生,以及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等单位的教师、学生和研究人员参加了讲座。讲座自始至终气氛热烈,互动积极。

库玛教授第一讲于6月13日在一教302举行。这一讲中,库玛教授简单地介绍系列讲座八讲内容之间的内在联系,勾勒出了西方语言教学史的轮廓,并提出了自己的教学法分类。他根据关注重心的不同,将语言教学方法归为三类:语言中心教学法(language-centered methods,如听说法),学习者中心教学法(learner-centered methods,如交际法)和学习中心教学法(learning-centered methods,如自然法)。三类教学法在理念、教学内容的组织和教学实施上都各具特点。库玛教授进一步提出,所有的语言教学法都建立在两种基本假设之上:要么是借助语法发展交际能力(use through usage),要么是在发展交际能力的过程中掌握语法(usage through use)。库玛教授指出,现在的学科发展趋势已经从“方法时代”走向了超越方法的“后方法时代”。

 库玛教授首次亮相

在6月15日举行的第二讲中,库玛教授指出,传统的观点认为,方法是由专家提出并定义、教师在课堂上实际使用的程序和技术。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对教学法有以下5个方面的迷信:最佳教学法是存在的,等待人们去发现;方法包含一系列无所不在的语言教学组织原则;方法具有普适性,价值不受时间影响;理论家创造知识,教师消费知识;方法是中性的,不受意识形态影响。然而事实上,任何方法都无法在最纯粹的意义上实现。研究表明,教师们在教学中并非只使用一种方法,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直觉和经验。库玛教授由此提出:“后方法环境”强迫我们对教学进行结构重组,寻找方法的替代物,而不是寻找另外一种方法。库玛教授,如果要与方法彻底决裂,就应该在考虑特殊性、实践性和可能性等原则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前后一致的框架,有一套含义清晰的观念,以便用于指导课堂教学。他提出的十条宏观策略是: 学习机会最大化,减少感知错配,促进意义协商,促进自主学习,培养语言意识,直觉启发式教学,语言输入情境化,整合语言技能,保证社会关联,提升文化意识。库玛教授向参加讲座的师生建议,反思并使用这一框架,把它作为一个原料,构建相应的符合对外汉语教学需求的后方法教学。

 库玛教授引用甘地的哲学思想

“库玛教授系列演讲”第三讲于2012年6月18日举行,本讲的主题为“文化全球化、认同构建和语言学习”。库玛教授指出,现代自我身份("modern" self)更多的是被强加的而非自我建构的,个体与业已存在的国家、社会规范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并且从属于家庭和社团;而后现代自我身份("postmodern"self)是建构的,不断变化的,破碎的,多重的,可扩展的,比现代主义有着更为强大的解释力。库玛教授认为,在这个全球化了和全球化着的世界中,快速发展的全球现实、国家现实、社会现实和个体现实要求我们具备更为广阔的全球主义视角。同时,人们也需要在个体、社会、国家和全球现实的复杂交集中建构自己的身份。为此,我们需要具有批判性知识,能够区分思想和意识形态、信息和虚假信息;同时还要有愿望和能力,借以超越由既得利益者强行划定的人为边界。最后,库玛教授对跨文化交际能力进行了再思考:在文化全球化背景下,我们应向其他文化学习(learn from),而非仅仅了解(learn about);了解通向文化常识,而学习才能真正通向文化自由。

库玛教授在演讲

2012年6月20日,库玛教授讲座第四讲于北京大学第一教学楼302开讲。此次讲座的主题为“二语课堂中的文化教学问题”。库玛教授指出,在第二语言教学课堂中,文化一直是隐藏着的教学大纲的一个组成部分。目前,在第二语言教学中有两个概念在引导着文化教学:文化同化,文化多样性。但是这两者对于全球化和正在全球化的世界来说都是不够的。基于全球化的背景,库玛教授提出文化现实主义的概念:在不丢失自己的核心文化价值观的前提下,扩展自己的文化域。正如他以前写道的那样:“在这个全球化和正在全球化的世界上,只有个体、社团和民族采用一种实用的方法来形成身份认同,有意义的文化成长才是可能的。这种身份认同意味着真正理解对全球化的、民族的、社会的和个体的现实具有竞争力的势力,并且试图将这些理解变成可以付诸行动的规划。”库玛教授指出,文化现实主义的要求是:多重身份、灵活的居民身份、全球化的文化意识、对自我与他人的批评性反省、愿意并有能力学习其他文化,而不是仅仅了解其他文化。这些要求对第二语言教学提出了新的挑战,并提醒我们,第二语言中的文化教学亟需以下5个方面的转变:1 从目标语言社团到目标文化社团;2 从语言运用到文化关联;3 从文化信息到文化转变;4 从被动的接受到批评性的反思;5 从利益化的篇章到信息化的篇章。最后,库玛讲授以实例向大家展示了在第二语言教学课堂中,如何进行文化方面的任务设计。

 

 库玛教授探讨语言和文化的关系

端午节前的 6月21日上午10点,“库玛教授系列演讲”第五讲在俄文楼108举行。本讲的主题是“全球时代的语言教师教育”。库玛教授引用法国当代哲学家米歇尔•塞内Michel Serres的名言“一堆砖不是一座房子;我们需要原则、系统和整合”简洁直观地引出了本讲的主要内容:全球化时代的教师教育需要全球视角和新的组织原则。在库玛教授看来,全球视角包括五个“后”(后民族postnational、后现代postmodern、后殖民主义postcolonial、后传播post-transmission、后方法postmethod);新的组织原则包括特殊性、实用性和可能性。在此基础上,库玛教授建立了自己的语言教师教育模型,简称KARDS模型,该模型包含五个大的模块:knowing,analyzing,recognizing,doing,seeing,每个模块之下又分别包含三个小的模块,将语言教师教育的几乎所有研究领域整合在了一起。整个框架要而不繁,有听众幽默地称之为“可爱的足球lovely football”。

熟悉的环境和熟悉的面孔(俄文楼108)

6月25日下午3点,“库玛教授系列讲座”第六讲移师二教425。这一讲的题目是“教师信念、价值观、身份认同及其如何研究”。库玛教授从简单的事实“我们不能将教师与其教学截然分开”入手,结合具体教学案例,对教学自我、教师身份、教师信念、教育中的价值观和师德等这些在后方法时代十分重要的概念进行了逐一讲述,并对此提出了具体的可操作性策略和活动范例。库玛教授指出,如果不能将教师与教学,教学自我与教学表现区分开,那么我们就必须要让教师具备必要的知识与技能,为他们重新构建身份认同、信念和价值观提供条件。库玛教授认为,教师必须提高认识和改进“教学自我”的能力与意愿;教师教育者必须鼓励并且帮助教师对其教学自我进行构建和重构;教师教育必须要把教学自我的研究作为课程的内容。

这就叫认真!

在第七讲中,库玛教授带来的是“课堂语篇分析”。库玛教授指出,在课堂语篇方面,存在着三种分析方法。第一种是“互动分析“(Classroom Interactional Analysis),采取行为心理学的视角,在流行的弗兰德斯互动分析框架中,描述师生言语活动的分类,这些类别一般是事先确定好的,类别也不多。这一分析能够告诉我们关于课堂的一些基本信息,但是它只关注言语行为,不考虑课堂过程或者学习结果,难以分析真正的交际意图;分析时,信息单向地从观察者流向教师,而且只局限于这一视角,强调的是观察者对可观察行为的感知。第二种分析方法对此做了改进,称为“话语分析”(Classroom Discourse Analysis)。话语分析对师生角色没有先验区分,相反,让数据自然显现师生的参与模式;把课堂参与者当作个体而不是群体来对待,深入描述和解释单个人的行为;对数据也进行定性解释,因此比“互动分析”提供的信息更多、更有用。库玛教授重点介绍了自己在1999年提出的“批判话语分析”(Critical classroom discourse analysis),这一分析有四个假设:课堂话语是由社会建构、历史决定和个人驱动的;话语参与者带入课堂的生活经验是受更广意义上的语言、社会、经济和历史背景驱动的;课堂中存在多种矛盾并显现出来;教师无法忽视社会文化和社会政治影响的存在。库玛教授用生动的实例分析了这一方法的具体操作情况。

 

我院2011级汉教硕士白玉向库玛教授提问

最后一讲,库玛教授跟听众分享了他在教师研究方面的思考。他指出,理论家生产知识,教师使用知识,这种人为分工是有害的。处于教学第一线的教师具备更好的条件来产出、理解和应用教学知识,应该让教师学会观察他们的教学、理解课堂事件、评价结果、发现问题、找到解决方法。基于这种观点,库玛教授详细讲述了教师如何进行批判性课堂观察,以实现专业发展,建立个人理论。库玛教授指出,对于课堂行为的研究,可分前观察、观察、后观察三个阶段,可从教师、学生、观察者多种角度入手。课堂观察的直接目的是建构意义,最终目标是建立个人的实践理论,而专业的自我发展始终是关键所在。库玛教授引用泰戈尔的话结束了自己的演讲:“除非自己仍在学习,教师不可能真正地教学;除非继续燃烧自己,一盏灯也不会点燃另一盏灯。”

我院韩曦老师在向库玛教授提问

为保证效果,学院精心组织,在每次演讲前两天将PPT发给大家,并且将之翻译为汉语,为听众提供方便。刘颂浩、徐晶凝、张文贤、汲传波、孔令跃等老师以及韩熙、梁亚楠、白玉等同学参加了翻译工作。

库玛教授此次北大之行,带来了他关于后方法教学、文化全球化和教师教育等方面的最新理论,有利于学院师生了解学科前沿进展。除此之外,库玛教授还与我院师生举行了四场座谈会。在与师生交流中,库玛教授也对对外汉语教学学科的发展发表了意见,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考视角。

(整理:刘颂浩,感谢李振华、曹巧丽、梁亚楠、白玉、彭馨、马晓骁等同学的帮助!)